3分排列3

                                                              来源:3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8-15 01:55:31

                                                              谢谢主持人的介绍。我先给大家做一个解释,讲一讲这个题目,什么叫做新冷战。当然,新冷战相对于老冷战而言,我们把西方帝国主义热战之后,相对而言没有大规模热战、不是世界大战的期间,但又具有战争性质的对抗形式叫做冷战。冷战起源于二战后,我们把冷战分为三个阶段:老冷战是美国对苏联,或者叫资本主义阵营对社会主义阵营;后冷战是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之后,形成的美国单极霸权推动的金融资本全球化。而新冷战则是美国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特别是最近这几年,针对中国所发起的对抗性形态。

                                                              当时在中国的上层建筑,大部分人都是打仗打出来的,都是农民出身,没有接受过现代教育,还不太会管理现代工业,所以政府部门也得苏联派专家,军队也得按苏军方式等等。最终实现了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的全盘苏化,客观上把中国打入了苏联阵营。中国刚刚摆脱殖民统治,变成一个独立主权国家,但很快由于朝鲜战争而不得不依附于苏联。新中国成立到朝鲜战争爆发,一年的时间,中国就被迫加入苏联阵营,开始推进全盘苏化。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应该说是军队第三次大换装,接着政府部门健全完善,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的苏化过程非常快。从1953年开始提出要改造成社会主义,到1956年完成所谓对私人资本和对农村个体农民经济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上就完成了一个参照苏联体制建立的国家体制。这个改变对中国来说,等于是开始纳入老冷战的体系之中。

                                                              所以,我们这样来破一下题,让大家知道老冷战是产业资本阶段的政治冲突,而新冷战则是金融资本时代的政治冲突。战争是政治的集中表现,政治矛盾最集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战争。据此,冷战也仍然是一种战争,是政治矛盾集中的表现。这样解释,是希望大家认识到,老冷战和新冷战处于不同阶段,是资本主义不同历史阶段的产物。

                                                              因此,美国把其战略重心陡然转向中东、西亚和北非。在这种情况下,在后冷战的重大历史转型的时期,美国提出了一个新的说法,大家可能很少注意到,叫做“新十字军战争”。这就开始带有某种冷战意识形态的色彩,因为明显是把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观点,用到了现代外交关系或者现代国际关系上,变成了美国代表着西方文明的这样一种意识形态。中世纪发生的十字军战争,现在新世纪之初被再度提出来。

                                                              也因此在发展路径上,仍然按照传统的方式去复工复产,它带来的一个潜在的风险,就是大量依赖进出口,依赖海外的能源、原材料。这种情况,一旦海外制裁导致金融体系的去中国化,那拿什么货币去结算海外贸易呢,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西方在国安法出台后对香港的金融制裁,还只是一个试探。接着,双方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谈判。但是,我们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以现在的这样一种发展方式,能否持续走下去?

                                                              游贺此前与台湾当局互动频繁,被台媒称为“友台议员”, 其率领的美国众议院外委会亚太事务小组还是“台湾旅行法”的主要推手,近日他还联名支持共和党籍众议员盖拉格提出的“台湾防卫法案”。不过,游贺与台湾当局最为人所知的互动却有些搞笑:2019年蔡英文出访“过境”美国夏威夷时,与美国智库进行视频座谈会,在场的游贺用韩语“你好”向蔡英文表达问候,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2018年7500万,2019年变成1万亿,现在又利滚利涨至1.6万亿美元?!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军支持的美金,美金需要的美制,美制需要配套的美言,这“四美”,其实等于美国对所有拒不认同、拒不屈从的国家有降维打击的能力。原来在中国人民币没有形成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体系之前,我们是咬住美元的,整个1990年代一直到新世纪前十年,我们是紧盯美元汇率。美国的金融当局成为世界的中央银行,凡属于紧盯美元汇率的,都得跟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来做调整。我们也都知道,美军制定的作战方案,几乎是世界上都必须要跟从学习的。因为它代表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美军支持美金,美金要求美制,世界各国都得按照美国的制度体系来改变自己,当然世界都接受美国的话语体系,这个过程实际上对个所有想要不跟从,想要维持自己一点独立利益的国家来说,都会意味着重大的危机。

                                                              眼见上述招数都没成功,毕安卡潜心研究一年,终于和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玛莎·麦克萨利和田纳西州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牵上线。一方想要钱,一方想炒作中国议题,随即一拍即合。

                                                              针对台湾问题,90岁高龄的哈佛大学荣休教授、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前主任傅高义近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也对台海形势表达担忧。他表示,很不幸,中美两国有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如果北京领导人担心台湾会跨过“台独”红线,或者他们认为美国不会因为大陆出兵而参战保护台湾,那么就存在美中爆发战争的真正危机。台湾问题引发的冲突可能会升级为一场对全人类造成灾难性打击的大战。为避免这样的重大危险,我们必须加强美中领导人间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