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彩票

                                                                  来源:搜狐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1 05:38:18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在波兰外交政策中一直发挥着关键作用,与美国的战略关系被视为“波兰安全政策的主干”。多年来,波兰一直紧跟美国步伐,比如2003年入侵伊拉克等。特朗普上台后,波兰成为少数几个与美国关系“有进步”的欧洲国家。与奥巴马警告波兰要遵守法治不同,特朗普更看重现实利益。波兰则表现了“忠诚”,从军购、军费等硬性支出到伊核问题、华为5G等敏感议题,都与美国步调一致。

                                                                  虽然最新的协议显示美波在永久驻军问题上的分歧没有解决,但波兰防长布拉什恰克日前称,双方将“很快签署关于美军在波常驻的最终协议”。德国欧洲政治学者奥利弗·福克斯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对波兰来说,美国的“永久驻军”或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美媒称,此次通话显现出,负责解决健康和经济危机的两党高层领导之间关系有多糟糕。事实上,自2019年10月16日之后,特朗普与佩洛西再未有过交谈,偶尔通过“隔空喊话”的方式抨击对方。本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中东欧之旅,波兰是重要一站,据报道,他将代表美国总统同波方签署《增强防卫合作协议》。本月初,美波宣布结束有关该协议的谈判,美将向波增派1000名轮驻部队。对此,欧盟内部褒贬不一,增兵矛头所指俄罗斯更是大为不满。对于波兰来说也有遗憾,它一直期待的美军永久驻扎没有实现。波兰何以执着地追求美军永驻?不担心成为俄报复性打击的首要目标吗?除了历史因素带来的不安全感,波兰还有哪些考虑?

                                                                  内阁全体辞职,是贝鲁特港口大爆炸的“余震”:贝鲁特大爆炸,源于港口官员和机构的管理不善,将大量硝酸铵放置多年,成为了始终悬挂在贝鲁特民众身边的“定时炸弹”。

                                                                  追求美国更多驻军、永久驻军,除了安全考虑,波兰也有其他意图。德国《焦点》周刊称,波兰欢迎美军,一是历史因素,即对俄罗斯心存恐惧;二是希望填补英国“脱欧”后在欧盟中的地位,成为美国和欧盟的中介;三是想借助美国的力量,平衡欧盟与波兰在法治问题上的矛盾。

                                                                  “波兰的目标不仅仅是1000名美军士兵,而是永久驻军。”德新社称,“永久驻军”是个敏感词,这将损害北约与俄罗斯的合作关系,这显然也将恶化美国、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而波兰夹在中间。但波兰愿意这么做,因为历史带给他们的不安全感太深刻。

                                                                  大爆炸也成了政治危机的引信:黎巴嫩政治平衡脆弱、经济发展乏力、疫情传播蔓延三重威胁下,黎巴嫩政治不满意度上升,民众要求变革的声音难以抗拒。留给本届内阁的转圜空间,本就少之又少。

                                                                  白宫与国会日前正就新一轮新冠肺炎疫情救助计划磋商,谈判却几度破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四(当地时间6日)晚间给谈判代表打了三次电话,而当时这些人就在佩洛西的办公室。但白宫幕僚长梅多斯透露,特朗普只与他和财长姆努钦讲话。

                                                                  “植根于过去的血海深仇”

                                                                  国内政治派别纷争,是黎巴嫩政治变革的重要阻碍。尽管黎巴嫩国内多个政治派别,如黎巴嫩“真主党”、黎巴嫩基督教长枪党、黎巴嫩德鲁兹等教派领导人都纷纷表示,要谋求建立更加团结的政府,但是如何划分权力,成了一个敏感的老问题。